春爷

p

我不是潘金莲

【凯歌】如烟(下)

“胡歌?就好兄弟呀!”王凯飞快地说。
“影帝,你这话说得真顺溜!”
王凯皱了皱眉头:“本来就是啊!”
“你们不就合作了两部戏吗,怎么就好兄弟啦?不是再也没合作过了吗?”
“这,这个嘛……这个要看机会要看项目的嘛……我,我们的发展不……不一样……就,就一直没……没什么机会,我我我我也挺遗憾的……”
美人一撇嘴:“王先生,你回答得蛮官方的哟!”王凯正要反驳,美女凉凉地说:“知道说谎要拔舌头的吗?”
王凯一惊:“不是长舌才会吗?!”美人恼羞成怒:“你那是什么重点?!”王凯从胸腔里发出那著名的笑声,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美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既然是好兄弟怎么人葬礼都没去?”
王凯不说话了。
“不就是听到人死了心脏病发了在医院抢救了三天醒了家里人不让你去吗?”美人一口气说出来气都不带喘的。
王凯收敛了眉眼,语气已经冰冷:“知道了还问,问这个的意义是什么?”
美人噗嗤一笑:“别生气啊。我不过也是为了满足点恶趣味而已。如今你死都死了,还有什么不能说?守着那口气,我怕你憋。”
“我是对他有过那么点心思,”王凯叹了口气,“我活到这么大岁数,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讲。只是讲起来也不过反反复复的几件事,生活一直在过,过着过着渐渐地就不怎么想了。仔细想想,我和他也不是那么合适,大家口味都不一样,要是能在一起,恐怕也不会长久,是吧?”
美人暗了暗眼睛,王凯继续说:“有时候我们演员呢,入了戏就疯魔了,戏里自己是王侯将相,出了戏一平头老百姓,怎么平衡?胡歌那儿我当然有遗憾,可是不是有句话说吗?也许遗憾才让人生美好。”
美人抹了一把脸:“看得这么透,我看你是要立地成佛了!话说完了,干了这碗孟婆汤,来生还做种花人!”
王凯要被美人跳跃性的思维雷炸了,举起杯子正准备喝,传来一声大喝:“慢着!”只见一个驼背壮汉冲进来,把杯子一夺液体一泼,说话又冲又快:“你活了这么久怎么还是这么蠢,也不问问给你投那里什么个条件就喝?演戏的时候还知道问个前因后果,关系到自己怎么不搞搞清爽?说你是水牛那都是对不起牛!别人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
王凯已经被吼懵了,大脑空白了一分钟,才反应过来:“老……老胡啊?”胡歌还在和美人吼:“不是说了有名额的吗?你干嘛呢?”“老胡?”“你闭嘴!”胡歌一脸愤怒地看着美人。美人吃吃地笑,半天才从笑里解放出来:“我不这样你能冲出来?”
胡歌尴尬了……
美人小腰一扭,转身就走:“剩下的你自己说,姑娘我不当电灯泡。你泼的那孟婆汤从你工资你扣啊!”
胡歌抽抽嘴角……
这边王凯上下打量着胡歌,想问又不敢问,深怕胡歌吼他。
胡歌坐下:“想说什么就说,你要把我身上盯出个洞?”王凯也坐下,半天没开口。
胡歌一直等,等不到人开口,转个头投了个询问的眼神,王凯轻轻地笑:“我觉得这么坐坐挺好的。”

胡歌汗:“多年不见你还文艺了……我告诉你,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喝了孟婆汤投个胎过过土豪要风得风 要雨得雨的生活,二是跟我一起当当地府公务员没有休假薪水比较低日子比较忙,你选哪种?”说完低下头闭上眼等着王凯的回答。
“这个嘛,很难啊……我辛苦了一辈子,不想再辛苦了呀……我最羡慕的就是撕聪了啊,壕无人性……”
胡歌抬起头,野蛮地说:“我不管,你重新选!”“那我只好去投胎了……”
胡歌愣了一秒:“你大爷的,逗我玩是吧!”王凯哈哈哈哈哈大笑,笑得皱纹都要飞出去了。胡歌一把抓住王凯:“走!跟我入职去!”
“哎,你慢点呀!”
“闭嘴!”
“你怎么30多岁的样子啊?我跟你出去人家会以为我是你曾祖父……”
“当了公务员你可以变成你想要的年龄。”
“这个好处还不错。那你怎么不变回车祸前?”
“……闭嘴!”
“哦~”
“闭嘴!”
“我也要变回去。”



——完——

强迫症填坑,随便写写,随便看看,^_^

【凯歌】如烟(上)

王凯坐起来,像脱掉湿衣服那么轻松,站起身走了两步,突然回过头:“咦?床上那个老头子好像是我?”围绕在床前的亲人们已经在哭泣。“我?我死了?”

一个眼花,王老头已经置身一间金碧辉煌的屋子。一个妖娆的美人笑盈盈地看着他,递上一杯美式咖啡。王老头摆摆手:“医生说我不能喝刺激性的东西。”美人翻了个白眼:“王先生,你已经死了好吗?”王凯恍然大悟,脸上的褶子尴尬地抖了抖,才接过来喝了一口,真是怀念啊!

美人托腮看着王凯,把王凯看得老脸一红,张口就说:“妹子,你看我做啥呀?”美人嘻嘻一笑,佯嗔道:“你可别占我便宜,我叫你弟都是占你大便宜呢。这么怕丑怎么做演员的?不过呢,我们还是先看看你档案吧。”

“王凯……享年99岁……一儿一女……影帝……”美人把ipad 50pro随手一扔,变了个羞涩的表情:“哎,你不知道,我也是你粉丝呢。你那xx,xx,xxx已经列入了我50年后必重温的观影单呢!”王凯嘿嘿一笑,下意识地坐直了身子,骄傲地扬了扬下巴。美人继续说:“前段时间还接待你们那导演呢,毛茸茸是吧?听说下辈子还能当导演,兴高采烈迫不及待地就去投胎了……”王凯听到故人消息,心里一紧,不过前段时间?好像是20年前了吧?这姑娘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吧?

“王先生,我们呢,照例是要问问人生是有没有遗憾的?”“照例?你们的服务态度真好!”“是吧!我就说嘛!我们服务态度不错了!可是年年都在评比里拿倒数第一!年年被批评!奖金没有!带薪休假没有!福利太差吧啦吧啦……”王凯头上冒出三滴冷汗,这姑娘是挺漂亮,可是话也太多了点……“那个,不是在问我吗?”

美人回过神来,淡定地擦了擦嘴角的唾沫星子:“嗯,对,你的遗憾是?”王凯抽搐了下眼角,假装没看到,掰着手指头数着:“我这一辈子,想演的戏终于也演到,想吃的东西也吃到,想去的地方也去到,妻子包容温柔,孩子乐观旷达,孙辈都大了,我这一生已算丰盛,实在是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王凯突然想起来:“我妻子投胎了吗?我父母呢?我七大姑八大姨呢?还有那谁,那谁谁谁……”美人微笑着听他问完,一声大吼:“他们各有安排!你当我们这是居委会呢!问完了没!可不可以关注自身!”(今年评比又完了)

王凯被她吼蒙了,美人只好出言安慰:“我知道今时今日这样的服务态度是不行的,我也不是急吗?你不要投诉我哟!”说完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微笑。王先生被美人的变脸绝技倾倒,心中暗暗想,我都不知道你是谁怎么投诉你呀?

美人随手一划pad,严肃地说:“王先生,我发现你不诚实,档案上不是这么写的。”“啊?!”“我们来聊聊胡歌吧!”









看了一部鬼片,想到如烟这首歌。希望胡演员和王演员都活很久很久,幸福健康。